第五编(居民)第三章(风俗)

第三章  风 俗


第一节  岁时节令

春节  农历正月初一为岁朝,俗称年初一,解放后称春节。家家争放“开门炮仗”,人人穿上新衣裳。天刚破晓时,家主人起床在灶前头起搓草绳,象征一年顺当。早晨幼辈向长辈拜年,可向长辈讨拜年钱(有别于除夕的压岁钱)。邻居间互贺新年。早餐由夫代妇上灶,早餐吃糕团汤或长寿面。男人上茶馆喝青橄榄茶,称“元宝茶”,妇女上庙烧香,争烧头香。年初一不讨帐,不借贷,不赊欠,不扫地,不刮锅,不动刀、针,不出灶膛灰,不吃淘汤饭,不点灯吃晚饭,不打水,不倒水,不回绝求乞,不杀生,不坐门槛,不争吵,不骂人,不说不吉利的话。春节期间亲友相互邀“吃年酒”(俗称吃年老卜),此习俗仍保留。现今新春贺年,已由过去差人送“飞帖”,改为寄贺年卡;熟人相遇,互道“新年好”;机关、企事业单位大门口悬“欢度春节”横幅。商店已不再从俗歇业,为满足人们需要,上午正常营业。集镇、农村户户大门上张帖着含意吉祥、祝福、平安的春联。春节除炮仗外,烟花已成为新春夜景的点缀。

小年朝  农历正月初三称小年朝,旧俗儿女亲家或寄亲互相宴请称“年节酒”。不扫地、不乞火之俗已消失。

接路头 农历正月初五为路神诞辰,俗称路头生日,将路神视为财神。过去“接路头”要设供桌,上摆:鲜鲤鱼(元宝鱼)、猪头、酒、算盘、银锭等物,敲锣打鼓,燃放鞭炮,以期新春大发,招财进宝。因此,人们争先恐后,生怕人家早早接去。这天上午木行、竹行第一支大生意,行主人要留买主吃中饭,称“路头饭”。现今一般人家仅燃放鞭炮“接财神”,没有其他仪式。

元宵节  农历正月十五为元宵节,集镇从初九夜里到十五夜里竖塔灯。

农村佛庙前挂灯笼。长工进东家门“吃”开工酒。晚上各户人家在灶山上点香烛为接“灶君”,此俗解放后自然消失。

二月二  农历二月初二,相传是土地公公生日。元代以前,盛行祭祀社神。有“二月二,龙抬头”之说,因其时雨水渐多,故又称这天为“春龙节”,吃饼叫吃龙鳞,吃饭叫吃龙子,吃面要吃龙须面,这些习俗都早已消失。现今“二月二”尚有吃“撑腰糕”之俗。

百花生日  农历二月十二,旧俗农民称“稻花生日”,以红纸吉符贴于装稻种的瓮、缸处,以祈稻花繁盛、结实率高。现今尚有给花树、果树贴红纸称“赏红”的习俗。

清明节  旧时清明上坟,家家户户在室内点燃香烛,敬备酒菜祭拜祖先,焚烧箔锭;同时要给祖坟上添土,在坟头挂一串白纸,俗称挂墓。新婚夫妇要去上坟祭祖,称为“上花坟”,此为古代庙见之遗风。那天还在各自屋前插柳条,种植各种树木。30年代,国民政府曾把清明日定为中华民族扫墓节。解放后,祭祖扫墓之风依旧,除新坟要在清明日祭扫外,其余或前或后都可。清明前后,外出踏青旅游,祭扫烈士墓已成新俗。青团子、酒酿饼、酱炙肉等上市。

立夏节  立夏日,历来就有吃甜酒酿、粽子、咸鸭蛋、尝三鲜之习俗。旧俗每家都要享祀祖先,用大秤称人体重,让小孩吃“七家茶“或清明时用柳条穿的烧饼,据说可以免除疰夏,还有立夏吃李子能使皮肤增美之说。如今,称人等俗已少见,而以青蚕豆为代表的尝鲜及吃甜酒酿、咸鸭蛋、粽子之俗尚存。

端午节  农历五月是毒月,端午节在五月初五,故旧俗多与避邪防毒有关,家家门悬蒲剑、艾草、蒜头,张贴钟馗像,小孩戴虎形帽、穿虎纹衣(俗称黄老虎衣裳,印有五毒)、虎头鞋,额上用雄黄水写“王“字,门梢床头贴五毒符,庭院洒雄黄水,儿童、妇女挂雄黄香牌、香袋,亦有挂用五色丝线裹成的小彩棕。中午日直巴斗合蟾蜍坐上望日头,俗称“健眼”。民国前还有划龙舟的习俗。现今端午吃粽子、门悬蒲剑、艾草、蒜头之俗犹存。

祭关帝  旧俗农历五月十三为关帝生日,,要举行祭祀典礼,在民国16年后废止。

六月六  旧俗有狗淴浴和翻晒经书之习俗。现今演变为翻晒衣被之俗。

六月二十四  既是雷公诞辰,又是荷花生日,旧俗有“吃雷斋素”,又称“六月斋”,老年妇女这天有不吃烟火食之习俗,解放后自然消失。

乞巧  农历七月初七(七巧日),夜为“七夕”。传说牛郎织女是夕在银河鹊桥相会,有向织女乞求智慧和技艺的乞巧之说;是夕闺中女子焚香礼拜织女,请求帮助提高刺绣技巧。是日,人们还吃用面粉做成的油氽食品谓之巧果。农村年满13岁的女孩“留头发”,亲戚好友要送衣料等礼物来庆贺。妇女们用凤仙花捣烂染红指甲。现今“留头发”之俗犹存,但不限在七月初七举办。

七月半  农历七月十五为中元节,俗称“过七月半节”,又称“鬼节”。旧俗忌走亲访友,家家要在五更天用素菜祭祖,焚化纸钱锡箔等,如先人新亡,祭祀时间更早。农家用粉团、瓜、蔬菜等物置于田岸交错口祀田神,称“斋田头”。现今祭祀新亡人之俗犹存。

七月三十  相传地藏王菩萨生日,有妇女烧香脱红裙之说。旁晚各家门口插点棒香,称烧“久思香”,据说是为报答张士诚(小名九四)的功德而设,后说成烧“狗屎香(谐音)”,有烧了“狗屎香”来生人缘好之说。如今,信此而烧香者不多。

中秋节  农历八月十五为中秋节,俗称“八月半”,旧习出门在外的人都要赶回家团聚,故又称“团圆节”。晚餐家家吃糖芋艿,晚上户户在门口设桌子,用红菱、嫩藕、石榴、柿子、栗子、白果、素月饼、糖芋艿等供品,焚香点烛;富户供香斗、香升“斋月宫”,直到烛尽香烬。家人团聚一起赏月,吃月饼、菱藕、南瓜子、发芽豆,称“赏中秋”。旧时有妇女三五成群出门“走月亮”之习俗。现今中秋节前亲友多以月饼相馈赠。

供阴债  农历八月十七,到上方山五通神庙借阴债的习俗由来已久,每年八月十七要去烧香解“钱粮”。民间有谚云:“上方山的阴债,还不清”。解放后,一度自然消失。现今农村中老年人仍有志者。

八月十八  每年农历八月十八游石湖。解放前,古埂村“拳船”出名,该天有精彩的武术表演,其中舞钢叉堪一绝。钢叉脱手越桥而过,船头钻出桥孔,拳手恰好接住钢叉,继续挥舞。解放后,苏州人游石湖风俗尚存,古埂“拳船”已绝迹。

重阳节  农历九月初九为重阳节,也称重九。旧时这天父母必把已出嫁的女儿迎回家中(省亲),吃五色粉制的重阳糕。这一天还有登高的风俗。现今,吃重阳糕习俗尚存。近年来“重阳节”已为“老人节”,到时,地方政府和单位派员慰问老年人。

冬至节  一年中冬至这天夜最长。俗有“冬至大如年”的说法。冬至前夜为“冬至夜”,全家团聚吃冬至夜饭,喝冬酿酒。旧俗有:已嫁女儿须在夫家过节,以“冬至团”祭灶。吃冬至夜饭前要祭祖,菜要回锅烧以及“拜冬”等习俗,并有“冬至夜,有钱人家吃一夜,无钱人家冻一夜”之说。现今尚有冬至夜喝冬酿酒的习俗。

腊八粥  农历十二月初八,俗称“腊八”。有吃“腊八粥”旧俗。

入大寒  旧时,农家修树柴、倒树、迁坟、落葬等事,要在进入大寒后进行。

廿四夜  农历十二月二十过后,各家各户在室内掸檐尘,有“掸三,不掸四”之俗。十二月二十四,称“廿四夜”,以糯米粉团子祀灶,旧说:可以粘住灶神的嘴巴,使其无法在玉帝前说人坏话。祭后,要将供在灶座神龛内的灶神像、灶帘及小纸竹轿送至门外焚烧,送灶神上天。有的村庄,廿四中午,在空地上用纸竹糊扎小屋一间,将鱼、肉等供品对着纸屋焚香点烛之后,火烧纸屋,同时叫小孩敲锣高喊“救火”,称“斋火殃”。廿四近晚,农村里盛行“汰田角落”,村民在各自种的田岸上,高举点燃的稻草,边烧、边奔、边喊“汰汰田角落,开(明)年牵砻要牵三石六……”廿四夜户户合家吃团子。现今尚有“掸檐尘”、“汰田角落”、吃廿四夜团子习俗。

除夕  农历十二月最后一天,俗称大年夜(前一天称小年夜)。民间至为看重,家家团聚。大门上贴门神、春联,宅内贴年画。年夜饭菜肴特别丰盛,有冷盆、热炒、暖锅、大鱼、大肉,其中必有肉圆、蛋饺(象征团圆、元宝),菜名均以吉语称之,如“长庚菜”(青菜),“如意菜”(黄豆芽)。饭前要设酒供饭菜,焚香点烛,焚烧锡箔祭祀祖先、祭拜家堂,俗称“摆年夜饭”。吃年夜饭长辈朝南坐,最后上鱼,鱼不能吃完,称“吉庆有余”。白米饭也要剩些置新饭箩中,上置红橘、乌菱、荸荠及糕元宝,插上扁柏、甘蔗、秤杆,寓“称心如意”、“节节高”,陈列中堂。米饭及年菜放些在床下给老鼠吃。饭后,合家分吃炒货、水果等小吃,长辈们给儿孙“压岁钱”。妇女替儿女洗脚、更换干净内衣,准备年初一穿的新衣裳。晚上当家人要守岁,临睡时要燃放爆竹,称“关门炮仗”,大门、后门关好后要撑铁器、扫帚,小孩穿的鞋子要鞋底向上放等,第二天清晨还要赶早去烧头香。现今,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年夜饭更是丰盛,除摆年夜饭、守岁、放关门炮仗等习俗仍保留外,祭拜家堂、张贴门神已消失。晚上全家团聚看电视台播放的春节联欢晚会节目,已逐渐成为除夕晚上的一项娱乐活动。

第二节  婚事习俗

攀小亲  旧时跨塘地区农村盛行“攀小亲”的风气,认为男孩不能早攀到亲,是做父母的耻辱,会受人奚落。又认为“女儿落地就是外头人,早有婆家早放心”。因此,孩子在三、四岁时就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下他们的终身大事。

纳采(媒人)  央媒说合、求亲出帖,是古时婚俗六礼之首,称“纳采”。水乡农家之子、女若到了七八岁还未接帖和出帖,其父母便东托姑、西央嫂地央求寻找门户相当的人家,俗称“央媒”。媒人除了嘴会讲、脚肯跑外,多少和其中一方有一点沾亲带故的关系,这样才能说得上话。

男家行媒到了女家,得把男家的田房财产、父母性情、男孩状貌以及内亲外戚的家境、社会地位作详细介绍。介绍时难免会有点煊耀,故有“花嘴媒人”之称。若女方认为可以,就请人写年庚八字。写年庚必须斟酌字数,从上到下要凑成双。如:“坤造年八岁十一月初六日午时生。”如逢单字,则在生字上面加一“建”字。庚帖的正面写上“吉庚”或“某宅吉庚”,背面写“全福”两字。

媒人怀了年庚返回男家,径直到厨房把年庚放于灶山,用香炉压住,点上三支香祈求保佑平安吉庆。有的人家能接到好几位姑娘的庚帖。如三日内家中没有发生诸如突然死鸡、猪病、蛇出现等情况,便视为“太平”。其父母经过摸底打听,从中挑选出一位合意的姑娘。

问名(算命)  算命卜吉,星家合婚,是古时六礼之二,称“问名”。选一个吉日或凑初三、廿七(认为这两天均不是凶日),把庚帖送到星相者家中,请其排八字、算命宫。经过算命者排算后,合者称为“占应”。“占不应”者,将八字退还,叫“还帖头”。女方主动向男方要回庚帖,叫“讨帖头”。

纳吉(定亲)  “传红”定亲,是古时六礼之三,称“纳吉”。经过一段时间双方都无异议后就择吉传红。传红,要有礼帖,把媒人帖、传红喜帖等装进用红毡包裹的拜盒里,还用两匹靛青色土布,中系红绒绳,加上茶叶、现钱等,表示红线联姻,姑娘已受茶不再更改。女家接受后也要以礼帖具谢。

纳礼(担小盘)  择吉行聘,金求玉允,是古时六礼之四,称“纳徵”,又称“纳礼”、“纳成”、“求吉”。经过传红后男宅要向女宅下聘,俗称“担小盘”。送盘前男宅必须下书预告女宅,称“道日帖子”,使女宅有所准备,可以邀几家主要亲眷喝受盘喜酒。

是日饭后,男宅在客堂中间拼好方桌,点起香烛,桌上安放着六只长方形木盘,俗称“帑盘”。盘中整齐地安放着银镯、银簪、银钗、布匹、钱钞、葱菖、发禄袋、茶叶、“求”字金帖,总数合计约姑娘每一岁聘金为一石米、一匹布。每盘四角安放着四只用红绿彩色纸糊成、四边镶贴金纸的小果盒,叫“对果”,每只盒上插一朵小缎花或小绒花,盘里满铺桂圆、桃枣和米、麦、绿豆。男宅的族长和媒人并立朝里对盘三作揖,俗称“唱喏”。礼毕,把帑盘搬到船上,媒人挟着红毡包裹的拜盒由本家主人相送,在铜锣和爆竹声中解缆开船。这种船叫“盘船”,也叫“礼船”。

盘船将近女宅必以敲锣、爆竹敬告,女家的媒人(俗称“坐媒”)闻声出门至河边相迎,把礼盘捧人女宅堂中安放整齐,点燃香烛,媒人在女宅主婚者对盘作揖后,交待聘金。女主婚者逐件过目,称为“相盘”,口中要说上几句吉利话:“野好野好”。此刻邻里孩子、妇女争抢吃果,但不能抢尽,要适可而止。小红花被视为吉祥物,都送给年老婆婆插戴。

女家回盘是一个描金“允”字红帖和一只“发禄袋”。男家将发禄袋悬挂在堂中柱上,以示千年发禄。外人一见发禄袋便知这家孩子早攀定姑娘了。

担小盘只是一种定亲仪式,临近结婚还得再送大盘,礼节同样,只是增加礼品而已。

旧时的水乡农村还有早婚的陋俗。经济条件略好的人家,男孩到了十四五岁就要为他操办婚事。姑娘到了十四岁,父母除了有丧期未满或本人有病等特殊情况外,都无理由推迟婚期。男家在婚前除了“行聘”俗呼“送大盘”外,还要备帖相请女方的新亲、尊长、亲姆和女方媒人。早婚现象今已绝迹。

请期(婚期)  结婚必须择定婚期,先送道日。这是古时六礼之五,称“请期”。经过卜吉者排出迎娶新娘的日期,并指定某时发轿、某时迎娶、某时拜堂,然后,男方请媒人把既定的结婚日期通知女方,称为“送大道日”。媒人向女方讨取新娘舅父、姑父、伯、叔、父母及寄父母名单,此称“讨客目”。如果尊长夫妻双全,女方尊长在客目上的名字下注明“双”字。缺一则名字下写一“单”字,男家据此出请帖:双者双帖,单者单帖。一旦误失,媒人倒霉,甚至累及男方主家和喜房师爷亲自到女宅道歉、赔礼。

待嫁饭  姑娘出嫁之前得往各尊长家中吃饭,这叫“吃待嫁”,戏称“吃滚蛋”、“抓耳朵”。留饭者必须特备“荷包煎蛋”给待嫁者吃,意示蛋(代)蛋相传。

迎亲(正日)  堂船彩轿、三请新人,是古时六礼之尾,称“迎亲”,俗称“正日”。这天,男女两家的场院上都搭起挡风蔽日、雨雪不漏的大棚,从棚里到堂中排列着整齐的桌椅,挂灯结彩,一片欢乐气氛。专事敬客的茶担炉子燃起熊熊火焰,烧水沏茶;厨房里刀勺叮铛,烧鱼切肉,扑鼻喷香。吹鼓手奏着“一枝梅”、“柳腰舍”等乐曲;亲友们捧糕提肉,贺喜出礼;喜房师爷敬烟递茶号记人情物礼。

铺床  铺床,在水乡农村婚俗中是一件大事。俗话说,“先嫁床,慢嫁郎”。铺床得由一对“花烛夫妻”、身体健康、家庭和睦的尊长进行。正日上午,先将新房打扫整洁,在床板上铺一层糯稻草,喻为“和和糯糯”,两条新草席对合地铺在上面,称“和合席”。向和睦相处的花烛夫妻借两条棉被,称“和合被”,折叠好安放在里床,被上供放两盘一样的圆糕,称“铺床糕”,这糕须由花烛夫妻成双的舅父母或姑父母家蒸做。靠被的席上一颠一倒放上两柄齿锄(俗呼“铁搭”)、两根树木扁担、两把捶蒲草用的榔槌、两根木秤、两根甘蔗,象征农副业生产称称心心节节高。每件东西都贴上红纸圈。床口席上两面各放一盆肉馅糯米粉糰子,称“铺床糰子”,意为“团团圆圆”。床前方杌上安放香烛,铺床的夫妻俩点燃后并立着对新床三作揖。

正日上午,女家把嫁妆全部搬到场院,喜娘忙着粘贴用红纸剪成的吉祥图案,挂红绿布条,在整套嫁妆中“被子”和“子孙桶”为必备之物。

“被子”也叫“和合被”。缝被子、打铺盖都要由一对花烛夫妻进行,否则视为不吉。打铺盖在中堂内进行,将两条被子对合折叠,内放“红蛋”五只、红封两个(每封两枚铜币)、糕两块,意为“代代双全代代高”。捆扎之绳要用彩色丝绞成,俗呼“绿索子”,意为“禄星送子”。

“子孙桶”,即宽口、手掇的新马桶,桶内安放五只用红纸包的红蛋和一些枣子,意喻“五子登科”和“早生贵子”。桶盖上覆印花蓝布包袱或靛青色大?裙,用带系紧,放在浴盆里面。

嫁妆  中等人家一般是抽屉台、箱橱、大箱、中箱、小箱、官箱、方杌、铜脚炉、铜面盆、铜茶壶、铜花扦、铜掇炉、锡蜡扦、锡手照、锡茶壶、锡酒壶、锡掇、马桶、大小脚桶、浴桶、套桶、倒档桶、縩桶、提桶、饭桶、鞋桶等等。

搬运嫁妆的船,叫“行嫁船”。行嫁船不到,厨师不能发桌开饭。摇船者不能是新婚的长辈,必须是平辈。行嫁船到男宅,首先搬上岸的嫁妆就是“子孙桶”。嫁妆临门,点燃“三灯火旺”,即将一把稻草等分为三,各贴红纸圈,一共三把,竖在一起,形如三角撑。爆竹声中由一对花烛双全的主婚夫妻站在门槛里各用双手接过子孙桶,在中堂内绕一圈,然后搬进新房。接着送“被子”进新房。房内邻里亲朋人声鼎沸,争抢子孙桶和被子里的红蛋,俗称“抢红蛋”。随后,各件嫁妆陆续搬进新房。

堂船、花轿、乐工迎娶,这是水乡农村姑娘一生中最荣耀的一件大喜事。做新娘如果不用堂船、花轿,就会被人讥讽。因此,男方纵然“借债”,“合会”,也要配备堂船、轿子。

迎娶发轿  男宅主婚者和媒人先要在轿前叩头浇酒,俗称“上马背”。地上放一捆稻草做拜垫,上披红毡,形如马鞍,意在冲开恶鬼驿马星,祈求太平无事。轿内座位上铺棉被,放上脚炉,名“焐脚”,意为“暖烘烘”。由四个和新郎同辈而又花烛夫妻双全的青年抬轿,轿要抬平抬稳,走时轿脚不碰地、不撞门槛。轿前用篾爿火把开道,俗称“篾笪火”,梅花灯笼紧照轿前,乐工鼓手吹奏《扬州傍妆台》乐曲,徐徐登船。

船到女宅村中必须打照,即在河中来回摇几次,俗称“打圈势”,也叫“认河滩”,以防停错地方出纰漏。直等到女家媒人出门招呼方可停船,抬轿上岸。

热闹的娶亲队伍来到女家堂屋门口,女家故意紧闭大门。乐工鼓手在门外进行三吹三打,俗称“吹开门”。屋内喜娘为新娘开面,用绢线拔去脸部汗毛,俗称“头光面滑”。而后叩别祖先,俗称“祭祖”。换上新郎家送来的“五事衣”,外穿婚礼喜服—凤冠霞帔,俗称“花衣花裙”。良辰将近,大门开放,小青年手提系着红绿布条的公母两鸡,碰撞得呱呱直叫奔进堂内急打一转才出门,以驱眚神。接着一人提两盏梅花灯笼向堂内一转,以镇慑名叫花粉煞的邪神。媒人到里面和女宅主婚者在神前作揖,交待礼帖,打发“开门钱”。此刻,出嫁之女须放声大哭,以驱赶恶煞“丧门星”。继而母女齐哭,乃至姑母、姨母等尊长流泪陪哭。此时乐工双笛齐吹,司礼者朗声高吟:

一颂:莺歌燕舞画堂前,

美满姻缘结连理。

良辰吉日喜星照,

富贵荣华万万年。

一呼:有劳执事奏乐初请。

二颂:鸳鸯戏水画堂前,

花烛融融吐祥焰。

和合二仙眯眯笑,

八洞神仙齐贺喜。

二呼:有劳执事奏乐二请。

三颂:鼓瑟吹笙画堂前,

亲戚故旧乐欢天。

月下老人传喜讯,

恭请嫦娥出九天。

三呼:有劳执事奏乐三请。

堂内“旺盆”中烟雾迷漫,新娘的母亲撩起轿帘看过,俗称“相轿”。新娘的舅父把头兜大红方巾的新娘从娘房中抱到堂中事前备好的方杌上坐下,新娘的脚踏在米糕上换鞋,俗称“踏蒸”,意为“步步升高”。然后再抱入花轿。新娘坐过的方杌由其嫂或母略为一坐即把它一侧,以示倒凳而出,从此“姑娘成为堂前客”了。

接着女家收去盘礼,喜娘则把名叫“肚皮痛”的一块猪肉藏进篮中,占为已有,俗称“外块”。男家帮忙者端着“花笄花幡”盘、礼盘和新娘的特制踏糕鞋梅花灯笼朝中堂一转,俗呼“梅花灯笼挽轿”。接着在轿前照行,前呼后拥地下船,乐工们接了送来的新亲—新娘的姑表伯叔兄弟和亲兄弟,喜娘则捧起千年饭一起随轿下船。

娶亲船回到男宅村落,必须在村河中来回摇几次,以摆脱邪神恶煞,也预告新娘即将登门,俗称“上亲”。这时男宅赶快点三灯火旺,放爆仗,主婚人下河边“抢水”。其形式是男宅的老相公提着一式的两只木桶,桶内各插无锤的木秤杆一根(有放甘蔗的),在即将靠岸的娶亲船头前各舀半桶水,俗称“抢水”,径直回身倒进厨房水缸里。接着厨师高呼:“饭镬潽哉!饭镬潽哉!”讨取象河水一样“满”、“发”,吃用不尽的吉祥口彩。乐工高吹锁呐、铜角、长哨,簇拥着彩轿进门,停歇在已铺好柴草的中堂门下,而将新娘抱进婆房,俗称“暂宿老房”。

结亲  “结亲”是民间既庄严又隆重的仪式,结亲时忌怀孕、服孝和患病之人观看。点、照龙凤花烛的人必须是新郎的同辈而又是花烛夫妻双全的青年,插花烛的铜扦上各套一只红桔,意为“花烛夫妻早结子”。吉时将到,照烛者洗脸洗手,细心点燃花烛,乐工双笛高奏悠扬悦耳的乐曲。司礼者朗声唱赋三请:

一唱:锦堂春色满庭芳,

玉女传言入洞房。

嘹亮歌声休几绝?

步蟾宫内贺新郎。

一呼:恭请新学士整容圆面,有劳执事奏乐初请。

二唱:阳春天气值千秋,

正是新郎赴会时。

换罢衣冠整仪貌,

轻移细步下云地。

二呼:恭请新学士整容圆面,有劳执事奏乐双请。

三唱:仙娥初出广寒宫,

鹊桥啣结在河东。

早赴良辰并吉日,

桃源洞口喜相逢。

三呼:恭请新学士整容圆面,有劳执事奏乐三请。

照花烛者各人手持一根花烛到房门口接引新郎登堂。司礼又呼:“恭请新学士整容圆面,泰坐”。新郎在堂中面北坐定后,司礼者把红丝带披在新郎肩上,口中朗声高唱:

红巾尽压绣花仙,

南北东西礼是先。

琥珀顶平香烛下,

将来披在贵人肩。

抿刷子,出身高,

先周汤来禹舜尧。

今日学士来开面,

蟾宫折桂步步高。

呼:新学士整容完毕,撤椅恭侯。

接着三请新娘:

一唱:福星光耀华堂前,

福纳家声拥金眠。

福德无疆同地居,

福缘有份与天连。

一呼:恭请新贵人登堂,有劳执事奏乐初请。

二唱:禄重如山彩凤鸣,

禄受四海永长春。

禄添万斛堆金玉,

禄享千锤与子孙。

二呼:恭请新贵人登堂,有劳执事奏乐双请。

三唱:寿花娇艳吐祥光,

寿酒香浓满画堂。

寿遇喜期三星照,

寿增夫妇永成双。

三呼:恭请新贵人登堂,有劳执事奏乐三请。

这时照花烛者擎着花烛到房门口,照引新娘登堂和新郎并肩面北而立。司礼者呼:恭请新学士、新贵人面外而立,参拜天地。接着朗声高唱:

一从盘古判阴阳,

天理昭彰立四方。

人间虚空喜见察,

对天拜礼贺新郎。

呼:“恭请两位新贵人参拜一天二地三界万灵,虚空过往神祗,行礼、恭揖、成双揖。”

 “恭请两位新贵人面北参拜。”

唱:香火满画堂,

花烛成双照洞房。

两位新人参拜后,

秋并福禄寿绵长。

呼:“恭请两位新贵人参拜天地君亲师、和合两圣,恭揖、成双揖!”拜罢,司礼又唱:

祖宗家业喜相传,

喜得儿孙福庆绵。

两位新人参祖后,

流芳百世子孙贤。

呼:“本宅门中先祖先,年长者上位而坐,年幼者陪坐两旁,两位新贵人参祖、恭揖、成双揖!”

拜堂完毕,还要做“堂前花烛”,古谓行“合卺酒”。因此原配结发夫妻也叫做“花烛夫妻”。

具体仪式:堂中摆一方桌,上设盛筵一桌,东西各摆交椅一只,上披绣花红缎椅披,桌用桌帏,上供龙凤花烛,盅筷各一副。音乐声中司礼者高呼:“擎壶开道,对天三滴酒”。茶担服侍者高举银壶口呼:“开道(一滴酒)、成双(二滴酒)、三元及第(三滴酒)”。接着司礼者高呼:“恭请两位新贵人赴宴,泰坐!”新郎新娘相对就坐。司礼者唱寿赋、喜赋、福赋、花赋、鸟赋……才艺高的司礼能唸唱近一小时,听得贺客纷纷叫好,婚家常赏红封,算帐时还要加“衬钱”(工资)。唱赋已毕,司礼者手持剃刀和“献宝盆”(即在大号盛菜盆内放置女人布兜、银簪、银钗、米麦、绿豆和几个铸钱),用剃刀在新郎头顶向前一掠,口中唸道:“掠发前,手攀丹桂金阶前”;向后一掠,又唸道:“掠发后,翁姑堂上增福寿”;向左一掠,口唸道:“掠发左,新郎容貌如花朵”;向右一掠,又唸道:“掠发右,和合成双天长久”。唸毕,招呼喜娘同时拿起酒盅、牙筷,各在新郎和新娘面前略略一举,司礼者又朗声高呼:“新学士、新贵人赴宴已毕,各执红绿宝带,照烛者送人洞房”。

入洞房  送入洞房时,新郎新娘牵住红绿牵巾,以男退女进的仪式徐徐进入洞房,俗称“宿房”。帮忙者把麻袋一只接一只传过去,新郎新娘走在上面,称为“传代”。一直退至新房门外,这时有好些青年把住了房门,俗呼“戤门肩”,向新郎讨香烟、桔子取乐。累得照花烛者双臂酸麻,额头冒汗。耍笑一阵,才让新郎新娘入房。

“坐床”与“喝交杯酒”。新郎新娘进入洞房,按男东女西的位置并坐,相传,新郎先坐到床口就不惧内,新娘先坐下就不怕丈夫。所以,新娘跨进新房后,喜娘急领新娘先坐。新夫妻坐定后,司礼者和茶担师傅托着小木盘,内有两只小酒杯,走至新郎新娘前。司礼者又朗声高念:十二杯中百宝帐,

万年富禄永成双。

今宵同饮状元红,

销金帐内贺新郎。

呼:“敬上状元红酒、交杯!成双杯!”茶担师傅斟酒,新郎自取,新娘则由双喜娘取了装样。

“撒帐”,传说可驱除躲藏在新房中的邪星恶宿。也是为了讨取吉祥口彩,如撒帐用的是米、麦(万年粮),绿豆(珍宝),桂圆、核桃(团团圆圆)、枣子(早生贵子)、长生果(长生不老)。司礼者手托小盘,一边向蚊帐上面撒去,一边口中祝颂:

撒帐东西南北中,

洞房花烛喜相逢。

嫦娥今宵良辰夜,

学士贵人步蟾宫。

颂毕将盘中之物品向全房撒去,并呼:“撒帐已毕,学士抬身。”收去红绿牵巾。

挑方巾  “挑方巾”在婚俗中是一个极关重要的礼节。据传新娘兜红方巾是为了克制“天煞恶星”,要挑开方巾必须要有制服力。认为“秤”是经过历代帝皇御封的,属于龙品,能驱恶星。挑方巾时,女主婚者合了红纸圈围的两杆木秤、两根甘蔗,来到新房,背立在甘蔗的稍尖插进大红方巾,由喜娘握定方位,女主婚者就势揿下根部,梢部向上一抬便把方巾挑起。喜娘便道:“方巾挑得高,养出儿子做阁老”。若把方巾挑得很远,喜娘就说:“方巾挑得远,养出儿子做状元”。而女主婚者挑去方巾后径直出去,据说此举可避婆媳之间的“逆面冲”。喜娘则把秤和甘蔗插进床顶,以示吉利。

“闹新房”  “闹新房”,认为是“闹发、闹发、越闹越发”!素有“三朝呒老少,大家都好闹”之说。旧时认为,结婚之家邪神恶煞最多,闹新房是以旺盛的阳气来驱压邪魔。再者,如果无人闹新房,也就是看不起新郎新娘,新婚洞房会变得冷冷清清,毫无喜庆气氛。所以闹新房时,笑谑之事层出不穷。

回门  “回门”有双回门与单回门。如要新娘和新郎双回门,必先备帖相请。由岳父母出面,称“言归”。新郎新娘穿戴婚服,备盘双回娘家,称“归宁”。新郎新娘回家时,娘家要做回门糰子,以便让新郎新娘回家后,分派给各家亲友。

单回门,又称“走三朝”。娘家吩咐嫂子或姐妹到男家接新娘,称“候三朝”。新娘穿戴婚服、婚饰,打一花包裹,候者手拿两根甘蔗一同回娘家。傍晚,新郎到岳家接迎新娘,不过要到天黑时才回,认为新娘走三朝回家时不能看见烟囱,说是望见屋脊便要做不起人家,被视为不吉利。

旧时,新娘婚后不满月只能进娘家大门和夫家大门,不能串亲走戚,偶一不慎走错门户,必须在该家的家堂前装香点烛,叩拜祈安。

第三节  丧葬习俗

死人以土葬为主。宋朝曾盛行过火葬,当时不保留骨灰。明清时期信佛者也火葬,但多数人用土葬。解放后60年代后期开始推行火葬,土葬才终止。不过许多丧葬礼仪还有所保留。

送终  跨塘民间,向来有“送终”之俗。病人将逝,家人须日夜侍守在侧,远在他乡的亲人也得召面。死者气绝,家人一面嚎啕大哭,一面立即除去死者蚊帐,抛上屋面,焚去死者单夹衫裤、棉袄棉裤等,名为“烧下床裤”。接着由子女用洁水为死者“揩身”。为死者穿好单衣单裤后,从内寝室起至大门口,每越一门槛,在地上点一支“地灯蜡烛”。又在门口场上焚化锡箔和草鞋两双,焚草鞋称“外六斤四两”,烧锡箔称“内六斤四两”。将死者床上草席化在大路口。人死后,家属飞速报丧。亲朋好友有的连夜前来吊唁、守夜。孝子要去理发,因有在七七中不得剃须理发之习俗。

移尸  子女或邻居将死者抬进客堂,先触地,意为“入土为安”,再抬上正厅停尸门板上,“头南脚北面朝天”,头南挂白幔成“孝堂”。将一枚银菱或零碎银子安放在死者口中,称“含口银子”。家人要请理发师为死者整容理发,如女性,则多由女儿为其梳理整容。

成服  死者穿寿衣前儿子应先穿。孝子前襟朝后,将死者寿衣一件件加在自己身上,称穿“筒衣”。然后卸下,带到家沿口“称衣裳”。有问“这是啥人的衣裳?”孝子即应以死者的称呼及姓名,旋即给死者穿衣。一般是衣裤七件,也有男五件、女七件的,俗有“五事件、七巧衣”之说。穿好后,孝子跪着在寿衣角上烫香洞、咬牙齿印。死者脚上套一只斗,头枕是倒放的升篓,意为“脚踏北斗上西方”。死者头畔置一盏油灯,昼夜不熄,称“幽明灯”。

斋醮  入夜,请道士前来斋醮。道士一到,先按死者的年庚、死日等推算死者“小殓”、“大殓”、“接眚”(俗称“匹青”)、“五七”的时间与禁忌,并详细写在黄纸上,覆盖在尸面上,称“批书”。供桌上挂起元始天尊像,斋祭时,众道士绕行死者数匝,子女主亲手拿安息香,随行其后,俗称“转殓”,两次。死者的长辈不戴孝,小辈及平辈要戴孝。孝子头戴麻布“风凉帽”,身穿白布长衫,白鞋子蒙麻布条,腰束一条反搓的稻草“左手绳”。女辈头扎长条白布巾,拖至脚跟,老辈中若还有一人健在,则白布巾长短不一。玄孙辈袖上扣小块红布。丧家要向死者同宗、亲属散发白布。丧家将小白布,俗称“利市布”(现已改用黑布臂章)扔在地上,由吊唁者自己捡起,忌迎面用手传给,否则传来传去不吉利。

白礼  亲友邻里出“白礼”,多为被面或钱,如单丧,钱必为单数。如死者年事已高,谓丧事当喜事办。现在送花圈吊唁的也较多。

点主、开吊  点主,又称“成主”,这是死者的安魂仪式,一般在开吊前举行。先在死者的牌位上题写生卒时日、姓名、字号,后面“神主”两字的“主”字,暂不加点,写作“王”字,要到斋祭仪式时再加上去。古时,一般人家是由孝子跪在灵前,针刺中指,以血点主。开吊一般与出殡同日。孝堂布置庄严,灵前挂白幔,悬死者遗像。开吊时,一有客来,道士便奏哀调迎客,吊客致祭时,幔内家属哭声阵阵,女客站尸旁痛哭一场,孝子全身丧服致谢。

入殓  人死后二、三日即大殓入棺,热天则先小殓,后大殓。装殓前,要在棺内置石灰及炭屑等作垫衬,以死者生前心爱之物作陪葬。尸体由死者长子捧头纳人,置于内装石灰的菱形枕上,用水抹尸面,喂米饭、酒于死者口中,然后上棺盖,小殓先不上棺旁的定榫(木楔),棺钉留尾,不合缝。大殓才加定榫,敲钉合口。棺尾一长钉,称“子孙钉”,上结小红布条,先由长子轻敲三下,然后由相帮的人用力敲牢。丧家要备筵招待来吊唁的亲友,其中必有豆腐,故称“吃豆腐”。

出殡  殡葬古代有多种形式,一般人殓后3天内殡葬,也有搁置到“六七”后才殡葬,富裕大户人家,有入祠停柩三年,而后殡葬。殡葬时间、地点均由阴阳先生确定。出殡那天,丧家大门口钉麻幡,上剪三、四个小洞。将棺木抬出家门时,要在门口砸碎一碗或瓮甏。先停放在大门口场上,头东脚西,进行祀,家属、主亲身穿素服,女属嚎啕痛哭,手执安息香随道士绕行数匝。出殡仪杖,灵柩在前,接着道士乐队,后面紧跟孝子,托着米、麦、绿豆、酒壶和死者牌位5样东西的木盘,其后是其他亲友。灵柩以孝子锦被覆盖,由六人或八人抬,抬棺者不可喊“重”,也不可回头。如用船载灵柩,则船到岸时要倒停(船梢靠岸)。灵柩过桥时,儿子必出“功布”拜接,称“接桥”。送葬路上丢纸钱,名为“买路钱”。穷人家出殡,往往在破晓时招几名鼓手和扛夫,由孝子手捧灵位送葬,称“偷葬”。

安葬  出殡前先请风水先生选好墓地,定好方向。落葬当天清晨开穴。坑内要烧一把稻草,叫“暖坑”。用脚踏结实坑穴,焚香敬告“后土”,然后由坟客“接扛”抬棺人穴,称“登位”。坟堆成丘状,名为“圆顶”,上植“千年蒀”。墓前立墓碑,上书死者生卒年月及后裔名单。烧纸钱后回家,路上不许回头望,忌走回头路。到家门口,送葬人要跨过用稻草扎成“个”字形的“三灯火旺”。孝子依旧托盘回家,将牌位等置于灵台上。送葬结束后,丧家再办“回丧饭”,招待诸亲好友。在“五七”前,每天清晨,死者家属要出声痛哭一场,叫“祀饭”。葬后三天丧家例须再到坟上化纸钱哭丧,名为“复墓”。死后,每隔七日祭祀一次,称“做七”。共有“七七”。旧时逢“七”时,全家聚集灵前,设食供奉。民间有“哭七七”调、声甚凄婉。

接眚  在死后“三七”(7×3=21天)前后,择日“接眚”,又称“匹青”、“回煞”。道士按原批书上所定“接眚”日,不请自来斋醮,举办仪式。“接眚”那天,家中尖锐铁器如秤钩、钉头等要贴一片小红纸,说是怕鬼魂被钉勾住。又将死者衣服幻成人形,铺放在死者床上,并放上一个完好的剥壳白蛋,挂起眚神轴子,用三牲祀之。传说在“回煞”这一天,死者鬼魂会由眚神背回,在白蛋上还留有鬼魂的齿印。

五七  跨塘民间重做“五七”(7×5=35天)。“五七”那天天亮前,死者子女招魂,喊死者称呼或名字“×××,转来吧”以哭迎魂。道士前来吹打,称“闹五更”。那天所供菜肴都由女儿备齐,称“五七羹饭”。亲友出“白头情”,前来悼念。道士做“道场”、“书述”等法事活动,化纸船、穿大桥、解结、起灵台等。民间有“五七”那日,诸亲好友一概不能在丧家过夜之习俗。

死后祭祀及禁忌  旧时未过“七七”,死者家属还有许多禁忌。如:不得剃头、理须,酒席上不坐首席等。死后27个月即“禫祭”之后才可除去灵座,子孙辈脱掉素服,穿上常服,俗称“去服”或“满孝”。每逢清明及死者“忌日”,均要祭扫坟墓。古时,民间还有10年一次在死者诞辰做“阴寿”之俗。

解放后,逐步推行火葬。人死后,家属即与火葬场联系,届时灵车前来接尸体。送葬者带黑纱佩白花随车前往。遗体送至火葬场后,先向遗体告别,然后火化,骨灰盒由子女接回。有的放置家中一年后,再埋到坟地上。丧家仅在家堂上方挂死者遗像。死者家属在守孝期的种种禁忌,大多依旧恪守,每年清明时节祭奠仪式较为简略。

第四节  人生习俗

一、生育习俗

孕期  怀孕俗称有喜,婚后不孕,则到处祈子,因此,怀孕是家庭中的一大喜事,娘家得知后,便开始准备孩子尿布、抱裙、四季衣衫等。根据孕妇孕期嗜食,民间有“酸男辣女”之说。旧时孕妇有很多禁忌:不能视恶色、听淫声,要多看漂亮画像;夫妻不能行房事,不能进庙宇,不能看新娘及死人人殓,不能跨沟坎;不宜吃公鸡、鸽子、田鸡、兔肉、猪头肉等,否则生的孩子会夜啼、对鸡眼、田螺眼、豁嘴、害疮疖等。其中符合现代胎教科学的,至今尚存。现今孕妇更讲究胎教,例如让孕妇听音乐、看漂亮的图像等。

催生  旧时足月待产,娘家要用一块包有小孩四季衣衫的包袱(俗称催生包),连同益母草、红糖、干菜、陈米等物送到女婿家。来人进门不打招呼,径至孕妇床前,将包袱往床上一扔,包袱结朝上预兆生女,向下预兆生男。将催生包迅速打开,可使产妇快生。有的娘家还要送两碗催生面,给女儿、女婿吃。女儿要在灶前头迅速吃下,如女婿吃到碗内有3只蛋的面,预示生男,两只蛋则预示生女。催生的人不能坐,否则孩子生得慢或难产。临产时,婆婆或丈夫要到观音堂、娘娘庙去祈求催生娘娘和监生娘娘保佑生养顺利、母子平安。现今送催生包及催生面的习俗尚有,不过已不再预卜生男或生女了。孕妇在围产期后期通过B超检测胎位,若胎位不正,可提前到医院待产,遵医嘱加强调理,无需偏劳所谓催生娘娘和监生娘娘了。

接产  旧有“借死不借生”之说,故生养孩子一般在家中,请专事接生的“老娘”前来接产。产妇坐在陪嫁来的“子孙桶”上,身穿大围裙,接生婆双手伸进接产。民间还有“七上八下”和“冲生”的说法,认为七个月的早产儿反比八个月的容易养活。谁第一个见到婴儿就是谁冲的生,以后孩子的脾气就像他,因此,生人不能随便进产房。胎盘俗称“衣包”,民间视为孩子的命根子,男孩的衣包须埋在屋后。50年代后,孕妇生养孩子均去医院,胎位不正者可作剖腹产,胎盘一般家属并不顾问。

坐月子  跨塘称产妇为“舍姆娘”。产后要喝苦草汤(益母草),几个时辰内(热血期)身边不可断人。月子里产妇不能被风吹,不沾冷水,不能受气,否则容易得毛病。产妇不可串门。一般人不能随便进“血房”(产房)。三朝内,外人及婴儿属相相冲的人均不能近婴儿,最多隔着门槛远看。亲友多在月子里前来送物品探望。产妇吃苦草汤、陈米饭、红糖炖干菜、粉皮汤,且偏清淡。现今产妇吃鲫鱼汤、白笃蹄膀等高蛋白催乳食物。产后第一个星期在医院里度过,由医生指导产妇的饮食起居,室内要通风,产妇要及早下床活动。出院后,有的产妇直接住到娘家,多数产妇满月后,带孩子到娘家小住一段日子。回家时,娘家要备做糯米粉团子,送女儿孩子高高兴兴回家,团子要派给诸亲好友,俗称“邋遢团”、“粳团”。有的人家还要送红蛋。

开奶  给婴儿喂第一顿奶称“开奶”。在旧时,要出生三天后开奶,开奶前还给婴儿吃“三黄汤”。汤药由犀黄、大黄、黄连煎成,味极苦,有清火解毒之效,含“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之意。现今提倡早喂“初乳”。

满月  跨塘人十分重视婴儿满月剃头,这是初生婴儿第一件大事。旧俗,剃头那天要请堂名、宣卷等艺人来家说唱。要办“满月酒”,吃“满月面”。男孩要做双满月。满月仪式不一定在满月或双满月的正日。正月一般不给小孩剃头,“正”谐“蒸”,怕正月给小孩剃头,以后成“蒸笼头”。二月初满月多在二月初二这天做,因有“二月二,龙抬头”之说,十分吉利。五月为毒月,也忌剃头。十二月是腊月,“腊”谐“癞”,给孩子剃头怕将来要成“癞痢头”,故也不举行剃头仪式。亲友多给婴儿送“剃头礼”。有项链、锁片、手镯、脚镯、项圈及镶嵌精巧的小算盘、小如意等。物品上往往有“长命富贵”、“长命百岁”等吉祥祝福字样。举行剃头仪式时,厅上点红烛、寿字香,供寿星轴子或星官马,桌上放着供品及亲友送来的礼物。由舅舅抱着婴儿坐在厅上,理发师给婴儿剃头,舅舅出赏钱特别丰厚。婴儿的头发剃得长短不一也无关紧要,称作“毛毛头”。头顶留一撮桃子型的头发称“桃子头”;头顶周围留一圈头发,名“刘海箍”;后脑勺留一块头发是“小米囤”。剃下的胎发不能乱丢,理发师将它揉成一团,用红绿丝线串起来,有的下面还系着红绿飘带,放在小孩的睡床上压邪。剃头后,母亲抱着婴儿交给亲友互助递抱。有的孩子戴上帽子后,身上放本黄历,角端用红绿丝线串一枚“太平”铜钱。在家沿口木梯空格中授在大畚箕里后,由姑母抱着撑一把油纸新伞,走过三座桥,意为“太平”、“吉利”、“状元”。如今提倡计划生育,独生子多,婴儿满月剃头更为隆重,喝满月酒、吃满月面、发红蛋之俗也盛行不衰,只是繁文缛节已不再讲究。

百日  旧时民间有为婴儿做百日之俗,含有祝其健康长寿之意。百日礼有送百家衣,百家锁的习俗。现今摄百日照留念较为普遍。

做周岁  旧时孩子满一周岁,要“做周岁”,备酒宴请亲友。有“抓周”之俗。此俗现已少有人信,偶或行之,多寓游戏意味。

二、寄名习俗

旧时为了祈求小孩免遭夭折,往往将孩子寄名给多子女或根据五行相生相克说而选择的合适人家。寄名要择吉日,主家备酒席送到寄父母家。寄父母家门口立一张木梯,生母将孩子从木梯空格间递给寄母。另备一只红绸袋,里面放着寄儿的生辰八字贴及寄名文书,系上万年青,挂在家堂高处。寄父母要给寄儿见面礼和其他礼品,还要给寄儿取个寓意吉祥、长寿的名字,或阿猫、阿狗等贱名。从此,每逢过年寄父母要给寄儿送年夜饭、压岁钱,两家各有馈送往来,以三年为“满年”,第四年称“余年”,直至寄儿成婚才将寄名袋取回,叫“拔寿书”。也有寄名神佛的,一般多为观音或关公,与前者不同的是,仅将寄名袋挂在佛龛角上,年夜饭由庙祝准备。此俗现仅保留送年夜饭及逢年过节互相馈送。

三、成年习俗

晚清以后,始有成年礼仪习俗。孩子到了上学年龄,由娘舅家备书包等学习用品,做上学堂糰子,送外甥上学。孩子长到了13岁,父母要为之“斋星官”,男孩在农历七月初六“留头顶”,(也有人家男孩6岁“留头顶”的),女孩在农历七月初七“留头发:以学成年。亲友送衣裳、布料、绒线等物,表示祝贺。父母要办酒宴请亲友,如今“留头发”之俗依旧流行。

四、寿诞习俗

旧时,跨塘人十分重视过生日,每逢诞辰,必吃寿面,祈求健康长寿。年龄整十的生日为“大生日”,其他为“小生日”。男子最重30岁的生日,俗有“三十不做、四十不发”之说,但实际上“做九,不做十”,古时29岁即由岳父母操办寿宴。年近60岁做生日称为“做寿”。旧时做寿,有的人家大堂当中还设寿堂,悬灯结彩,寿香寿烛高烧,中堂挂“寿”字或“八仙上寿”之类画轴寿屏,并供寿星神马,设面蔬斋供。子孙亲友送寿糕、寿桃、寿烛、寿面等前来祝寿拜寿,寿糕、寿桃的数目要和寿星的年龄相同,上面往往饰有松鹤延年、老寿星、梅兰竹菊、岁寒三友等图案,寿礼都要摆供。寿家要摆寿宴,请吃长寿面、喝寿酒。富有人家讲究排场,要请堂名、宣卷艺人到家里吹打助兴,通常宣卷调唱“八仙上寿”。做寿的人称“寿星老”。60岁后做寿较为普遍。66岁生日,女儿要送66块红烧肉,表示过关大吉。现今民间做寿,祝寿之俗仍盛。小生日在家吃面或买生日蛋糕庆贺。小孩周岁及成人“大生日”也有开寿筵。在祝寿蛋糕上插着“寿星”年龄相同的小彩烛,合家欢聚时点燃,由“寿星”吹灭,大家齐声合唱“祝你生日快乐”之歌。最后还要吃“长寿面”、“生日蛋糕”。年轻一代庆贺生日更趋风雅,寄生日贺卡,电台、电视上点播祝福内容的歌曲,寄送小巧精致的生日礼物等等,使生日更富诗情画意。另外过去老年人做寿材、寿衣也是一件大事。一般人家仅做寿衣,富者则备寿材。殡葬改革后,寿衣则剪布请人缝制,或干脆到寿衣店购置。古时,人死了以后做寿叫“冥寿”,多假寺院举行,寿堂一如阳寿,做冥寿一般10年一次,不收贺礼。做冥寿之俗,在解放以前就已不多见了。

第五节  生活习俗

生活习俗较为繁多,这里仅就衣、食、住、行四方面加以简述。早在6000年前,吴地先民就“被发文身”,“雕题交趾”(见《礼记、王制》),以稻、鱼为食。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独特的饮食起居习俗。

一、平日衣着

民国时期,除少数富者冬穿皮货、夏穿丝绸,大多数劳动者穿土织自制的布衫、布裤,称“短打”。集镇居民男穿长衫,女穿旗袍。农村妇女头扎包头,脚穿板脊头或蒲鞋面绣花鞋,身着土织的自制大襟衣、搭角束腰、折腰裤。一般外出穿新衣,平时穿补丁旧衣。流传“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谚语。

50年代,男装有中式对襟衣裤、夏布背心、?裙,少数穿中山装、列宁装等。女装大襟衣、束腰、暖?裙、半长裤。六、七十年代,男装有中山装,列宁装,对襟暗纽中式棉袄等。女装有列宁装,两用衫,小开跨对襟包纽中式棉袄等。80年代,男女都流行呢大衣、风衣、西装、茄克衫等。

服色,男以深上青、灰、棕、白色为多,女装以蓝、青、白素色花居多,80年代中期花色品种增多,布料不断更新。50年代布料以卡其为主,60年代中期,时行“的确凉”,70年代以“中长纤维”为主,80年代以化纤、呢毛、丝绸为主。衣服由购料自做转为购买时装,款式讲时髦,质量讲高档,城乡穿着已无多大区别。

二、特色服饰

肚兜  肚兜用一尺见方的花布或单色布做成,穿在贴身短衫里,用红绒线或银链条系在颈上垂于胸前。夏季,农村妇女在家劳动或乘凉、休息时上身只穿肚兜。现今基本不见。

包头  农村妇女常扎包头,包住额头和头部,外呈三角形,称“三角包头”。一般包头有单的和夹的,用两色拼角而成。包头主体通常为青色、深蓝色、黑色布,边沿滚贴,两端以月白、浅蓝、翠蓝、素花布贴角。现今农村仍有少量老年妇女扎包头。

暖?裙、束腰  暖?裙、束腰是农村妇女特有服饰(旧时也有男子穿暖?裙者)。一般用两幅宽的蓝士林布或单色棉布前后叠压而成,长度及膝,上窄下宽,两侧多折裥,一般有顺风裥,栀子花裥等,裙边用浅色或黑色正面滚边,背面贴边。腰间两端有裙带,称“穿腰”。束在暖?裙外的叫束腰,用两种颜色的布分三块拼成,两端各系丝织扁带,用纽扣与穿腰相接。束腰一般缝有较大的口袋,可放东西。现今跨塘地区基本不见。

佩戴  圈棚头是农村妇女特色发式,呈椭圆形,上插发叉、如意、压发、银梳、银挖耳等。未成年的孩童佩长命锁、项圈、手镯、脚镯,有的手镯、脚镯上装响铃等银饰品。中、老年男子戴烟毡帽、汤罐帽;孩童有“和尚帽”、“狗头帽”、“乌兜帽”,上有银制的寿星、罗汉,银字有“长命富贵”、“百吉”等。女孩子有穿戴耳环之习俗。现今除少数老年妇女外,不再有梳圈棚头的了,各式佩戴已很少见。

三、制鞋  穿鞋

解放前,人们在生产和生活中,因用途不同,用不同的材料制作了各种各样的鞋子。

草鞋  一般用稻草编织,也有人用布条编织。编织的时候,先用木锤在石头上把稻草打熟,搓好经绳,绕在九齿架上一边搓一边编,俗称“来回绳”。编好鞋底,穿一个丁字形的佩。这种鞋子制作简单,材料简便易得。

蒲鞋  用打熟的稻草编鞋底,蒲鞋底比草鞋底厚得多,并编有鞋帮,鞋帮能保护脚指头。夏天穿蓆草编织的蒲鞋平滑、凉爽。冬天用芦苇花穗编蒲鞋,鞋帮编得特别高,穿着舒适、暖和,能御寒。蒲鞋下面钉上两块木板,俗称“草桥湾”,适合雨天穿着。

钉鞋  一般用布做成。鞋底半寸至一寸厚,鞋面鞋底都要漆生漆或桐油;有的鞋面用牛皮做,再漆上生漆,更加牢固,鞋底钉有鞋钉。高帮的钉鞋俗称“钉靴”。

耕田鞋  用厚实的粗布做成。鞋帮不但高而且用细密的针脚缝过,上面连着袜子,袜子一直做到膝盖。穿着耕田不会划破脚底心,而且能防蚂蟥、水钻子和蛇的叮咬。

单鞋  种类很多,按照鞋面式样分,有方口鞋、小圆口鞋、大圆口鞋、鸭舌头鞋和搭襻鞋等。鞋底也有各种不同的做法,如硬铺底、水糊底、软铺底、百叶底、牛皮底等。人们大都用水糊底,用布最省而且制作简单:先把旧布洗净,晒干,再用面粉调成浆糊涂在布上,层层相粘,一般要铺二至三层,晒干后即成硬衬。将硬衬剪成鞋底样子,再铺约半寸厚的碎布头,最面上一层用整块布,然后扎鞋底。也有的人用干铺底,在硬衬上铺好旧布,中间抹一些菜油,外面再包上一层新布。百叶底比较考究,通常用新布。每四层布用新布包好作为一层,共四层,叠好作底,或者用四层硬衬作底。

棉鞋  主要有三种式样:蚌壳棉鞋、船型棉鞋、结带棉鞋,棉鞋底比单鞋底多一层棉花,上面再铺绒布。鞋面则糊在硬衬上,再照样剪层绒布,然后把二片鞋面缝合在一起,中间铺上少量棉花,最后,绱上鞋底。穿着十分柔软、暖和。

绣花鞋  按鞋子质地可分为三类:布面绣花鞋、绸面绣花鞋、绸面皮底绣花鞋。心灵手巧的姑娘有的绣富贵荣华的牡丹、淡雅清秀的菊花、秀丽高雅的梅花;也有的绣凤凰、喜鹊、蝴蝶、猫、虎等动物花样;也有绣上寿、福、如意、双喜等字样的(详见《志余·水乡绣花鞋》)。

拖鞋  通常制成绸面布底,绸面皮底的式样。鞋面有绣花的,也有素色的,鞋底比单鞋略薄。穿着简便、轻巧。

小人鞋  孩子出生前,外婆要在催生包中放两双软底小鞋。出生后,穿软底鞋。端午节,外婆或舅母要送虎头鞋、猫咪鞋。小孩满周岁,外婆和舅母要送纪岁鞋。会走路后,穿半硬底鞋子,逐渐过渡到穿硬底鞋。人们在红白喜事中,常制作穿着特别的鞋子,这些鞋子装饰性特别强,能显示出穿着人的特殊身份。

喜鞋  新娘穿自己做的绣花红包底鞋子,新郎穿青包底鞋子。新郎父母双全时,鞋子由母亲做,假如父亲或母亲亡故了,就请夫妻双全而且有儿有女的亲戚代做,这双鞋子若由未婚妻做是最吉利的。新娘出门那一天,喜鞋外面套上父亲的旧鞋子,一直走到花轿前面才脱去旧鞋。新娘满月以后就不穿喜鞋了,直到生孩子坐月子,再拿出来穿。

丧鞋  亲人亡故以后,儿子、媳妇、女儿、女婿都要穿白鞋子。白鞋子前面钉一块麻布片,当中用红布或红线缝一个结,俗称“红灯”;鞋后跟缝上一块白根布,表示子女们披麻戴孝。孙子孙女的鞋子除了前面有红灯、后面还要缝一块红布条。若亲人已经亡故,而鞋子还未做完,这双鞋子便只能在座台边上续做。有的人家在亲人亡故时毫无准备,就在平时穿的鞋面上缝一块曰布代替白鞋子。取一双死者生前穿过的鞋子,放在座台底下,鞋子里塞满纸钱和元宝。死者穿的鞋子不扎底,用新布包着,俗称“包底鞋”。绱鞋,针脚必须一律向前,不能用来回针。

此外,穿鞋、做鞋,还有许多特别的习俗。如穿鞋子不能穿鸳鸯鞋子。做小人鞋子一定要当天绱好,不能隔夜。平常睡觉前,鞋子要并排放整齐,鞋头朝外。大年夜晚上,要把所穿过的鞋子都翻过来,底朝天。睡觉脱下的鞋子也是底朝天放,俗称“歇年”。

四、饮食

主、副食  跨塘地区历来一日三餐,以米饭、米粥为主,辅以面食。在长期习惯中形成口味清淡,调料讲究,喜咸中带甜的“苏帮菜”。

解放以前,少数富裕人家荤菜不断,一般人家半干半稀,贫困的掺麦粞充饥。解放后,平日早稀饭、中午米饭、晚干稀相夹,农忙时加点心。1960年至1962年,粮食不足,副食品缺乏,不少人营养不良。1963年起开始好转,但有时仍“青黄不接”。1978年以后,农村基本上家家有余粮。平时菜肴以自种蔬菜,鸡、鸭蛋和自腌咸菜、萝卜、豆酱为主,逢年过节才买鱼肉,婚、丧、造屋摆宴席。80年代起,副食品增加,主粮减少,荤蔬菜搭配,饮食逐步讲究营养。

饮茶  中国的旧式老茶馆,曾是传统文化主要特征之一。各地的茶俗、茶礼、茶艺、茶具等丰富多彩,均在各种老茶馆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小镇上的茶馆,一般是茶馆门口靠墙砌着一只烧开水的大灶,称为“老虎灶”。茶馆老板(也许是堂倌)忙着在添柴烧水。茶客以年老者居多。常有手提竹篮的小商进茶馆吆喝着兜揽生意。

茶客一落座,堂倌便送上一把造型别致的紫砂茶壶和一盅茶叶,熟练地把茶叶倒人茶壶中后,提起长嘴铜吊子,往茶壶内冲水。壶内只有少许水,这一招叫“煞茶头”。让茶叶在水中缓缓展开后,再冲满开水,这样的茶色银澄碧绿,幽香芬芳,茶叶由涩转甜,入口香醇,喉清心爽。

茶馆里还有不少喝茶的规矩。堂倌冲茶,用两个手指半揭壶盖,并用另一只手在壶嘴上点三点,使茶叶在水中滚荡,此谓“凤凰三点头”。别人对自己敬茶时,要用五指蜷起在桌子叩几下,以示致谢,名曰“五体投地”。向别人敬茶时,茶倒七八成即可,茶潽出茶盅则属不礼貌行为。喝茶时,茶壶放置的位置也很讲究。壶嘴对外,表示对人蔑视,因此,壶嘴都得向内放;如果两人友好,壶嘴交错,称这“和气茶”;如果吃茶时临时要外出,又恐堂倌收去茶壶,就将壶盖翻转盖在茶壶上,意指待会回来仍要继续饮用。如此种种,均成茶礼,沿袭至今。

茶馆,可谓信息总汇,茶客们边喝茶边聊天,话题大到天下大事,小到家庭琐事,哂笑怒骂,无所顾忌。对于小镇上发生的各种“新闻”,在这里都能听到,而且,茶馆似乎还有许多别的作用。例如:两家有了矛盾到茶馆里当众讲理,俗称“吃讲茶”。吃讲茶时双方由亲朋陪同,彼此讲述理由,求得公允。在座的茶客均可参与评说是非,口出无忌(如果走出茶馆说长道短,当事人会不买帐)。在是非分晓后,输理的一方就新泡一壶茶向理顺的一方斟茶,以敬茶的形式赔礼道歉。

“文化大革命”中,茶馆被列入“旧风俗”,小镇上的茶馆无一不关闭,农村改革开放后,又逐渐恢复了起来。

五、住房

民国时期,少数富裕户有较大面积的圆堂住宅外,一般集镇居民租房居住,狭小简陋。农村普遍居住一门一闼两厢一客堂,青灰小瓦,外墙黑灰,有步檐的平房。房屋间数一般取奇数,弟兄分炊则按哥东弟西,中间隔开。只有一间则内房外灶,称“灶头连房”。条件好的五柱落地,砖木结构,单壁、出檐、泥地,少数砖铺地面;条件差的四发抢冷摊瓦、泥地。解放后,集镇居民部分租住公房,房租低,居住条件有所改观。五、六十年代,农村很少建房。70年代中期起,农村建房增多,多数是建砖木结构,青瓦白墙的平房,一般是杉木或水泥桁条,杉木或力树椽子,望砖,三七土地面,少数水泥地。1984年以后,农村普遍翻造砖木结构的3楼3底或2楼2底的楼房,附带1间平房作为烧饭、堆柴等用。1989年后,有建造别墅式小洋房,用马赛克贴面,地砖铺客堂,卧室贴墙纸,装护墙板,企扣或拼木地板。有些人家挖土井,自备小水塔,安装自来水和卫生设备。据抽样调查,1990年,农村人均居住面积达30平方米;集镇12.6平方米。

据1999年底统计:农村人均居住面积达66.54平方米;集镇15.76平方米;全镇人均居住面积为60.37平方米。同年,在跨塘新镇区建商住房9000平方米,公寓房8860平方米,规划别墅房15套,建筑面积3500平方米。以后,随着娄江南三个行政村及老镇区的动迁,新镇区住宅面积会不断扩大,并将形成5万多人口的新集镇。见表5-2-2。

 

表5-2-2          1999年底农村及集镇居民住房面积统计表


村 名


居民住房面积(m2)


人 口


人均住房面积(m2)


倪 滨


81461


1323


61.57


杨家门


106202


1694


62.69


唐 庄


53613


731


73.34


高 浜


51182


720


71.09


双 庙


36559


546


66.96


张 泾


56074


783


71.61


古 娄


127359


1982


64.26


上 楼


91583


1288


71.10


龙 会


91159


1406


64.84


跨 南


91537


1114


82.17


斜 庄


73564


1191


61.77


共 和


62286


1112


51.01


前 庄


70466


973


72.42


宋 庄


59501


883


67.39


方 泾


56466


733


77.03


范 庄


43098


678


63.57


双 灯


60034


854


70.30


西 南


44522


682


64.54


虹 桥


66794


1000


66.79


古 更


37873


605


62.60


南 泗


53794


831


64.73


毛 塔


47295


766


61.73


桥 头


53901


851


63.34


新 巷


60725


826


73.52


渔 业


11072


444


24.94


合计(农村)


1598121


24016


66.54


集 镇


52383


3323


15.76


全镇合计


1650504


27339


60.37

注:全镇总人口30353人,其中:农业人口24016人,非农业人口6337人(居住在集镇居民3323人)。

六、行路

跨塘是“开门见河、出门乘船”的水乡地区。农村都是小桥泥路,历来大部分近处步行,远处乘船。解放初期,跨塘到苏州有班头航船。70年代初,大部分村有挂浆机动船。80年代中期,农村小木桥逐步改建成单拱水泥桥或平桥,主道普遍铺设0.7米宽的水泥路板。1988年后,农民普遍骑自行车进出。90年代初期,农村各自然村普遍建筑沙石公路,现今,相当多的农户备有摩托车。运输由肩挑发展为用黄鱼车、拖拉机和汽车。

第六节  行业习俗

六七千年前,吴地就有了生产活动。在长期的生产活动中,形成了一系列的民俗事象。其中农业、渔业、商业以及一些手工业的习俗,最具特色。

一、农事习俗

祭神  吴地农事以水田稻作文化为中心,跨塘地区自古属吴地,农事民俗均围绕水稻生产展开活动。古时,每年农历二月初二,要祭祀土地公公、土地婆婆,称土地为社神,向土地祈丰年;中元节,还要祭田神,在田里十字路口摆设瓜果、蔬菜、鱼、肉及米粉团子,俗称“斋田神”。莳秧第一天,要放鞭炮、祭土地,称“开秧门”。最后一天“封秧门”要请伴工酒。莳秧期间,忌炒青蚕豆、禁刮饭镬。这些民俗,今多消失。

古代农耕习俗亦较多,每年农历正月初四,农民手扶铁搭在自家田角坌泥一块,谓请田神破土,称“加田财”。正月十三,挑爆竹于竿顶点燃,称“照田财”。正月十五以香烛、糯团祭田神;孩童在田间拣些稻根装于袋内,称“兜田财”。十二月二十四夜,要“炭田角落”。小年夜要“斋牛棚”。二月初一“斋牛宫”。三月初一“斋犁头”。三月十二或七月十二抬猛将,游于田陇间,田里遍插彩纸旗以示驱虫。五月二十一为“斋龙日”,祈盼风调雨顺。育秧时节要“斋谷神”。八月稻田多虫害,要“斋青苗”。每年牵砻事毕要“斋砻头”。二月十二为稻花生日,八月二十四为“稻生日”,都有相应的祭祀活动。这些民俗随着科学种田发展,早已消失。

禁忌  妇女不能横跨扁担、秧把、网竿、耥竿。挑泥、发担、收稻、收麦时,妇女不能抚摸男人的双肩。

节气农谚  “种田无命,节气抓定”;“季节勿让人,种田赶时辰”;“立春开始,农事起忙”;“打了春,赤脚奔,村前村后无闲人”;“雨水雨水,种子下水”;“惊蛰过后不停牛”;“春分麦起身,一刻值千金”;“做天难做四月天,秧要日头麻要雨”;“立夏三朝遍锄田”;“小满动三车”;“芒种、忙种,样样要种,一样勿种,秋后落空”;“夏至来,把秧栽”;“小暑里莳秧呒好稻,麻骨头挑稻两头翘”;“小暑连大暑,中耕除草勤培土”;“六月初三起个阵,上昼耘稻下昼睏”;“立秋不动耥,处暑不耙泥”;“处暑不放本,白露枉费心”;“白露白迷迷,秋分稻秀齐”;“秋分割早稻,寒露割晚稻”;“寒露呒青稻,霜降一齐倒”;“露降不倒禾,一夜丢一箩”;“立冬不拔菜,必定受霜害”;“小雪不见蚕豆叶,到老豆花不结荚”;“大雪冬至雪花飘,兴修水利积肥料”;“腊月小寒接大寒,施肥停当等过年”等。

二、渔业习俗

渔民过去多以船为家,俗名“网船”。渔民多数来自客地,崇敬龙王、水神、信仰天主教。解放后,通过渔改渔民渐在陆上定居,从事水产养殖。跨塘人称卖鱼妇女为“网船郎娘娘”或“卖鱼娘娘”。渔民的许多信仰、禁忌,至今尚未消失。

祭神  旧时每年农历三月二十三日天妃生日,渔民要往娘娘庙烧香。还要祭伍相公(伍子胥为涛神),家堂内贴伍相公、伍夫人神像。渔民还信仰水仙老爷。每逢水仙诞辰,要到水仙庙进香,为水仙庆寿。每年农历三月份和八月份,先到浙江南泽泾莲泗堂上天王烧二次香,再到渭塘以北的北泽泾庙烧二次香,每次烧香,要带猪头1个、鲤鱼1条、鸭蛋1只,香烛、钱粮,但渔民只烧香,不吃素。此外还有崇敬黑老虎大王、五老爷、王二相公、刘王神等。渔民多数信仰天主教,解放前后,有80%左右的渔民参加“红门教”(又名红三教),50年代被取缔。

禁忌  吃大鱼鱼头要老大吃。吃鱼不能把鱼翻身。妇女不可站在船头正中;不能跨过船头和网架;不能走正中的“龙门跳”;不能与男人同桌吃饭。夏天,妇女也要穿长裤。同行议论捕鱼事宜,女人不得先于男人讲话。新娘未满月是“火脚”,踏上人家的船,须放炮仗消除晦气。两船相碰,忌新婚妇女用手或竹篙抵档。吃饭时筷子不可搁在碗碟上,因为这意味着船会搁浅。忌说“翻”,东西翻身只能说“涨身”。更不能讲“浮尸”一类骂人语言。陆上定居后,一些船上风俗逐渐淡化。现今每逢春节,养鱼人要以红色纸马祭“养鱼祖师”,鱼秧船到,同样要祭祀。渔家结婚,待佛(祭佛)不用红色纸马而用红黄绿三色纸马。每年冬天起荡鱼要吃韭菜,希望鱼像韭菜一样,吃一茬长一茬。端午节要在草、螺蛳等食料场上焚化“钱粮”祈免灾害。鱼秧死亡,讳言死,而称“合箩”。如今,养鱼人已懂得采取投保形式来保护自己的利益。

三、商业习俗

店规  旧时商业民俗事象突出。小字号店俗称“夫妻老婆店”,雇人不多或只靠家人自做门市生意。中等以上商店有独资、合资两种。合资经营的,由股东各认股份,共同推选经理和协理,每年农历正月十五,股东集会,公布帐目,分配红利。经理即掌柜,处理全面业务,下设专司银钱出纳帐目的帐房先生,以及伙计和学徒。专在外跑外勤的伙计称跑街或跑外水,又叫“水客”。每逢农历年初二,店家经理到东家那里贺年,顺便送“红帐”(一年盈余的帐目),东家请经理吃饭,作为“奖励酒”。东家若要辞退经理,就在饭中放个熟鸡头,经理吃着熟鸡头,就主动辞职,知趣告退。年初五,店里要举行接财神仪式,供桌上摆着算盘、帐册和一封银元,伙友要拜财神,如果不让某人拜,即暗示歇生意了,只好自觉回家。一般店规,平时是不能随意歇伙计生意的。学徒期一般为三年,但头一、二年往往是给老板娘做佣人,学不到生意经。

店名  商店取名,多选吉利字样,如乾、泰、隆、盛、昌、裕、兴之类。用黑底金字招牌立于柜台正中的尽头,另一侧有块“肖龙牌”,上书四个大字,常运用典故,表示行业古风。若无典可寻,就老实写明货色名称。一般店里还有“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字样。民国以来,凡合股经营的店名多冠以合、聚、同等字样;独资的以店主姓氏起名,牌号称“庄”。以零售业务为主称“店”,以批发为主称“行”或“栈”。多数商店在门首挂以“幌子”作为营业标志,如麻店挂几缕麻皮,中药店幌子是由一块四周为白色,中间一个黑心的木板组成,上下是直角三角形,表示半贴膏药,中间是菱形,表示一整贴膏药。此类幌子20世纪40年代前后已逐渐淘汰。唯有理发店红蓝白三色成圆柱形的电力转动幌子,现尚通用。

售货  抗日战争爆发前,富户士绅在商店购物,大多不付现款,有购物小折,凭折记帐取货,尤其米行、南货、茶食、酒、布等业。每逢端午、中秋、冬至三节送帐单,到年末帐户整结还帐,明年另立新折。零星赊欠的,记载于柜头的水牌上,下次再付。中药店照例不付现金的,认为现金不吉利。如是农家,则待夏秋两季收获后,由店家派员下乡收取粮食作价。这种赊欠制度,至民国二十九年(1940)后,随着物价飞涨而消失。

禁忌  店家忌任何人站立在门坎上;更不准脸朝里背朝外坐在门坎上;

忌无事摆弄算盘;秤盘须正面安放,秤锤压在盘中,称杆搭在柜台里边,不能横搁在盘上。

摊贩和小贩  在商业方面除店家外,尚有摊贩和流动小贩,他们多为小本经营。摊贩有固定地点安设摊位。流动小贩则挑着担子走街串村,他们肩担两头,各以四股绳系联货物,俗称“挑八根系的”,其中又分“软八根”、“硬八根”、“不软不硬八根”。卖酱油、换乳腐的属软八根,补锅匠属硬八根,箍桶匠属不软不硬八根。皆以吆喝和器具发声招揽顾客。这种器具叫“唤头”,旧称“惊闺”。

贩卖日常用品的小贩习称“货郎”。货郎担一头为货架,陈列各种货样,一头为货箱,摇动唤头“货郎鼓”吸引买主。

卖小吃的担子叫“骆驼担”,为竹制形如骆驼的挑担,又叫“一担挑”。担上锅、灶、碗、匙一应俱全,担下方装一竹筒,即竹梆,小贩一面挑担行走,一面敲击竹梆,发出笃、笃、笃的响声。除卖“豆腐花”外,还有卖小馄饨、甜酒酿等风味小吃。

此外还有提篮卖“腌金花菜”、卖“白兰花、茉莉花”的,叫卖声十分悦耳。卖梨膏糖的敲小锣,并加说唱,自卖自夸,招徕买主。

四、工匠习俗

民间工匠门类繁多,统称为手艺人。服务行业各有行规、行话,各业信奉的祖师不同,旧时逢祖师诞辰日都要举行祭拜集会。择要简介如下:

木  匠

工种  木匠分粗木匠和细木匠。粗木匠又分高木匠和低木匠,分别专事造屋及制作粗笨家具。细木匠制作细致的家具,又能精雕细刻,其地位高出粗木匠。在礼节上粗木匠须对细木匠表示尊重。又因所制器件用途和形状不同,而分水作、旱作、方作、圆作。

收徒传艺  木匠收徒传艺,要由徒弟的家长出具关书,并有中保人,言明学艺期限,一般为3年,出师后帮师半年、一年不等。学徒分门外、门里两种。门里徒随师吃住,除三节(端午、中秋、年节)外,不准回家。门外徒在家食宿,只到师门学艺干活。徒弟出师,师傅须送一套工具。

工具使用  工匠十分重视工具,俗话说“三分本领七分工具”、“要知本领高不高,一见工具知分晓”。每年除夕下午稍微动用一下工具,以示一年干到头。斧头柄不能安装实榫,要留一点空头,表示谦逊。干活时禁止把工具放在案子下面。收工时,首先收好角尺,挂在所有工具的第一位。松开锯梁上的绳和刨子的千斤,否则要晚上睡不好觉。挂工具全夹在锯撬上,锯齿朝外,挂在斧头柄上背着走。

本匠奉鲁班为祖师。木匠忌讳早晨有人来借锉。榫眼内的积屑不准用手枢,只能用凿子往外剔或翻过来磕掉,所谓“凿眼不出清,一世不出名”。

箍桶行规行话  旧时家用杂品中,木器很多,其中有各种木桶,包括浴桶、马桶、立桶、睏桶、脚桶、面桶、米粉桶等等。女人出嫁,陪嫁品中一应俱全。因此在旧时圆作箍桶匠较多,他们多数要走街串村,流动作业,行规也较严格,地盘划分清楚,遇见外来闯入者,必用行话阻拦。不服者,轻者没收工具,重则挨打。若同地方的同行业者相遇,一方老远歇下担子,停放在路右,另一方快步迎前,将担子歇在前者的右边,互相协商各自走的方向,不抢生意。

箍桶匠用的各种工具皆有行话。斧头叫“大将斧”、小锤叫“白袍小将”、括子叫“钱来”等等。箍桶匠刨木板大都翻过刨子,手拿木板往刨子上推,因此最怕别人把小刨子合放在仰脸刨上,谓“六天罩地”。他们认为马桶是黄金桶,是聚宝桶,早晨出门见妇女倒马桶,大为高兴。农历正月初五新年头回出门,有人叫修马桶,那便大吉大利。修理质量既好,不计较酬金。随着各种木桶被搪瓷、塑料质地的桶盆取代,箍桶匠已越来越少。

铁匠

祭祖师  铁匠奉太上老君为祖师,每逢农历二月十五日祖师诞辰,铁匠全业停工三天,为祖师做会庆寿。不准在家烧炉动锤,全行业老小在老君像前祭祀,由会头或辈分高、年龄大、手艺强的人讲行规和手艺经。行过礼后,要吃寿酒,有时在祭过祖师后支起炉子比赛,交流技艺。

行规  干活的不用口唤人,师傅或长辈拿小锤敲砧尾或砧的双侧,不能敲砧顶,徒弟闻声趋前;打铁时,大师傅敲第一锤,徒弟跟着原位敲第二锤。收工后工具要摆放整齐,平时不准任何人坐在砧子上;每年一定要到大年夜收炉,把炉膛搪好加满炭,所有工具齐放在炉子上,从三十到年初五,每天早、中晚在炉内烧香,各种工具上都放几个铜钱;正月初五开炉,这天只打两根钉,叫“元宝钉”,倘有人在当天来买这两根元宝钉,最受欢迎。

铁匠最讲义气,所谓“人不亲艺亲”、“艺不亲锤把子亲”。外来同行,经过询问,必亲热招待互相帮助,解决困难,但并不主动看其他同行的产品。

铜匠

唤头  铜匠挑担走街串村,不吆喝,也不用手击响器,而是在担头上串挂十几块铜片,走起来“罄灵哐啷”,使人一听便知是铜匠担来了。

铜匠担  铜匠担前担是一只形似床头柜的长方形木柜,几层抽屉内分别放置榔头、钻子、钳子、锉刀、凿子之类工具。木柜上端悬空架设的横档上串着十几块铜片,既是“唤头”,又是修补铜器和配备钥匙用的材料。后担是个木架子,分上下两层,上层安放一只甏体泥搪的小炉子,下层堆放煤炭。放下担子干活时,生起炉火,把前担木柜当工作台,上面按有小铜墩。考究的铜匠担用油漆把木柜、木架漆得乌红油亮,还雕以精细的吉祥花纹。修补铜器,必须掌握炉火、控制炉温。通过熔炼和敲、刮、钻、凿、剪、钳、锉、焊等手段,使残缺铜器镶配完好,破旧铜器整形如新,其特点是一人操作,短时交货,随到随做。因此,铜器业中有一句俗语:“勿吃三年萝卜干饭,挑勿动一副铜匠担。”

铜匠技艺  旧时每户人家生活用具有不少铜制品,俗话说:“穷虽穷,屋里还有三担铜。”在铝制品进入市场之前,铲刀、饭勺、水壶、茶壶、帐钩、脚炉、手炉、汤婆子、针箍、鞋拔、蜡钎、水烟筒、暖锅、簧片锁,甚至洗面盆、痰盂都是铜制品,因此,要求铜匠样样会修,名为“吃百家饭”。铜匠少数是本地小铜匠,大多数是出身于铜器作坊。作坊主管束很严,学徒表现不轨即被解雇。有些小作坊到了淡季就要季节性歇业,工人也就只好挑起铜匠担奔走四方。

从20世纪40年代起,不少铜制品为搪瓷制品和铝制品取代,铜器制造业从此萎缩,铜匠担也日渐减少,铜簧片锁也为弹子锁取代。到了70年代,铜匠担已近绝迹。

第七节  船  俗

阳澄湖地区,河港交织,集镇临水,村民上街下田,“不可一日无舟楫”。因而,风俗习尚,也往往和“船”密切相关。

一、船房

船房,是农村停歇农船的房子,建在村前屋后的小河浜驳岸边,可停靠二三条农船。船房用竹木搭建,上面盖的和四周围的都是草帘(上面也有盖土瓦的),用来避风挡雨。

船房虽然是用来停船的,但一到夏天,人们便把它当作歇息纳凉的好地方。船房一般都搭得既高又大,十分宽畅,通风性能也好,又搭建在水中,显得十分凉爽。每到中午,人们从田里回家吃中饭前,到船房里淴个河浴(船房下的河水更荫凉),暑气顿消,浑身的疲惫倾刻被清凉的河水冲刷得一干二净。洗完澡,人们端着饭碗三三二二跨上木船,坐在船房里边吃边谈,十分惬意。

直到分田到户后,船分了,船房也拆了,过去男女老少欢聚在船房里消暑纳凉,其乐融融的生活便成了历史。

二、快船

快船,是一项水上竞技活动。《旧唐书·杜亚传》载:“江南风俗有竞渡之嬉,方舟并进,以急趋疾进者为胜……然皆在春中,不在端阳。”阳澄湖地区的吴县斜塘、跨塘、唯亭等乡镇的新春赛船习俗,就是史书记载的“竞渡之嬉”。它既是新春的文娱活动,又是提高驾船技能,适应水网地区生产、生活的需要,因此,深受群众喜爱,相沿成俗,留传至今。快船与农船比较,多两支橹。快船左侧有橹两支,右侧有橹一支,船头有调头桨并置两支竹篙。参加赛快船的都是青壮年划船好手。他们身穿36档盘香纽的短靠(前胸、两臂各12档),黑衣白纽,头扎白毛巾,正中一个红绒球,个个打扮得像打虎英雄武松一般,显得英武飒爽。赛船场面热烈而又壮观。个个船员精神抖擞,使出浑身解数,全力拼搏;条条快船似游龙出水,左右翻侧,勇往直前,欢声、掌声响彻阳澄湖畔。快船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古代吴地人民的尚武精神。

三、拳船

拳船,是阳澄湖地区人民春节、清明、端午、中秋等传统节日的一项献艺活动。船上搭起彩棚,披红挂绿,棚内演奏丝竹,船舷两边兵器架上,插有刀、枪、剑、戟等古代兵器,船头则是打拳献艺的活动场所。拳师在丝竹声中轮番献技,演出徒手拳、舞钢叉、甩石锁等节目。船上其他人员还唱《拳歌》助兴。《拳歌》是群众根据《杨家将》、《水泊梁山》等历史故事编成的民歌,通俗悦耳,十分动听。两岸数千观众,则喝彩助威,燃放爆竹,并不断把糖果、糕点抛上船头,表示慰问与鼓劲。外跨塘拳船新春至斜塘、唯亭献技,当船驶近大石拱桥时,拳师飞刀出手,高高摔过桥顶,待船驶出桥洞,飞刀刚好落下,拳师用嘴一口咬住刀背,这项表演堪称技中一绝,令人叹为观止。

四、堂船

堂船,亦称“游船”。船体宽敞、考究。船舱涂红漆或绯金,上雕戏文,细格窗、花玻璃。舱内放置茶几、靠背、八仙桌,一如名门大宅的厅堂。后舱可烹茶、煮菜。堂船用于水上庙会,供神祗乘坐出巡;较多的则用作水乡迎娶新娘的交通工具。堂船随着丝竹乐曲声在河塘中悠悠行驶,比起城区用轿子、车马迎娶,别有一番情趣。

麦苗青青、油菜花金黄的季节,镇上居民也有自愿组合雇用堂船游春的。船沿着河港汊行驶,游春者则奏曲笛、弹三弦、哼昆曲,并各献其能扮演老生、花旦、小生、花脸、小丑等各种角色。同时品尝船上烹调的美酒佳肴,边吃边谈边赏春景,其乐融融,直至夕阳西下尽兴而归。

五、荡湖船

荡湖船,是喜庆或庙会活动中的文娱节目。道具和动作摹拟“湖上泛舟”,故名。一般由6人表演。用彩布围成“船”状,红绿绸带作橹绷绳,船尾有一支橹。一名男青年反串妙龄少女划桨,二名男青年扭绷摇橹,中舱二名男青年“出跳”摇船,一个小丑在船前打诨逗趣,倒退引路,还唱情歌挑逗划桨“姑娘”,以增强演出的趣味性。也有一男一女两人表演的“荡湖船”。男的头扎白毛巾,穿杏色或绿色对襟绸衫,腰系红绸带,女的则穿桃红或翠绿大襟绸衫,腰系荷叶百褶裙,脚穿绣花鞋。男的摇橹,女的扭绷,两人载歌载舞,充满着浓厚的水乡生活气息。

第八节  戏  俗

戏时  建国前,跨塘农村在每年农历二三月间,有盛行演“春台戏”之俗,村民亦有“赶戏场”之习。若是一村有戏,方圆10多里村落上的村民,便穿红戴绿、或徒步,或舟行,扶老携幼,赶去看戏。欢声笑语,春光明媚,这是江南苦难百姓一次难得的乐趣。

“春台戏”始于明末清初。清代顾禄撰稿《清嘉录》卷三中记述:“二三月间,里豪市侠,搭台旷野,酬钱演剧,男女聚观,谓之‘春台戏”,[吴郡]甫里志(清:陈维中纂)卷三:风俗中亦记载:“自新春至四月,凡村落各有台戏,弋阳越妓,无日不演……”那时,正月一过,刚进二月,有的村就忙着搭台邀戏,一直到四月初,几乎农村天天有戏看。有歌谣戏曰:“正月白相无情趣,二月三月赶看戏,四月摇船出浜去,拖了家婆伲子捞河泥。”可见,二三月间,忙着看戏,直至四月才想到农事。

戏台  农村演戏,戏台临时搭建,材料取于农船的樯、篷、平基、车席等等,樯子搭台架子,平基作戏台板,台顶遮盖用布篷(帆),周围挡风的用车席。搭台的都是农村里的好事者,莶夹夹的都想轧一脚,义务搭建戏台。戏台均为座北朝南,一般搭在村旁的冬闲田里。戏台面积约30平方米左右,三分之二作前台,即表演区,三分之一作后台,即候场区,中间用帐幔相隔。戏台是临时搭建的称作“草台”,上台演戏的班子唤作“草台班”,故春台戏亦叫“草台戏”。演戏不售票,看放趟戏。

戏班子  戏班子有自行上门卖戏的,有村里邀请的。卖戏的,若有人买,就包场演出,若无人买,则酬钱演出。所谓酬钱演出,即不付酬金,靠戏演到精

彩处,看客抛丢铜钱而得。这类戏,戏班子为了讨好看客,往往表演粗俗,词句淫秽,刺激看客,多抛铜钱。一般说,一场戏结束,收人不菲。邀请演出,一般有村上富裕人家或几家中等家庭搭挡凑钱邀请。邀请的戏班子都是在当地农村颇有声誉的班子。像京剧班有孙伯龄、张如庭、陈鹤峰。

剧目  演出的剧目都有村上一些断文识字的人或懂行的老先生点,有《辕门斩子》、《四郎探母》、《空城计》、《大闹天宫》、《斩颜良》等剧目。花鼓戏(当时沪剧东乡调称为花鼓戏)班子有张玉珍、王阿根,演出剧目有《花鞋记》、《合同记》、《蜜蜂记》、《贩马记》。另外还有一些什景戏、杂技、魔术等。

留戏饭  旧时,有“留戏饭”习俗。所谓“留戏饭”,就是这个村上演戏,各家便是东道主,忙着备菜置酒,邀请亲朋好友前来吃饭看戏。是日,这个村上便家家亲友盈门,热闹非凡,宛如办喜事。在村道上多处可见满街奔跑的孩童,结伴而行的村姑。据说,这样可以辟邪避恶,祈福禳灾,保佑全村太平无事。正午,便是春台戏开场之时,村里各家家宴未撤,戏台上已经锣鼓开场,其声远扬,催人心焦,用戏班行话说:“闹场”,急得年轻人搁下饭碗就往戏场跑,抢占看戏好势口。

戏场  农历三月廿八还有“摇新倌人”之俗。新婚夫妇被邀回娘家看戏,娘家在农船上买好酒菜,备置糕团点心,带着新女婿和亲戚摇着两橹或扯篷去龙墩山(现今斜塘镇界内)。龙墩山庙会每年农历三月廿八举行,廿八廿九两天演戏,戏台是用毛竹、芦席、木板搭建的,戏台较大,台顶四角扎成飞檐,上挂红灯,比农村的草台戏要气派得多。这天,龙墩山脚下河港内,船似蚁,樯如林,山上山下人如潮。戏场两旁搭起遮阳棚,架起木椽堂,商贾蜂拥而至,摊贩林立。小吃有绿豆汤、豆腐花、小米糖、梨膏糖、粢饭团、海棠糕、还有卖甘蔗的、卖凉粉的、卖馄饨的、还有卖泥人等玩具和百货的,更有玩蛇的、耍猴的、卖膏药的、表演杂技的,应有尽有,不一而足,场面煞是热闹。

春台戏一直延续到新中国成立后才中辍。以后,农村有了电影,替代了春台戏,但两者毕竟有别,至今农村不少年老者,对春台戏还有怀古之情,还能把一些戏文述说一遍,甚至哼上几句,足见村民对春台戏的钟情和热爱。